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

Night talk 生老病死

晚上和母親聊了不少,關於她的現狀,她的未來,關於我的過去,我的未來。
現在的她為「帕金森氏症」所苦,固執,不願意完全配合醫生的處方來吃藥,使得母親的生活可說完全沒有品質可言。無法下床走動,無法自行進食,甚至當蚊蟲無情的騷擾她時,也無法驅趕牠們。樣樣需要人幫忙,事事只能求於人,讓她經常是以淚洗面,心中、嘴裡,只求菩薩能早日將她帶走。但是,此時,天豈會從人願!
今天在和母親聊到身後事的話題,她是如此輕鬆的面對這以前長輩們視為禁忌的話題,病痛的磨難讓她對這世界似乎沒有任何的掛念。如果我能代替母親承受這一切,我會大聲的說:「讓我來!」
談到小時候發生的幾件事情:從閣樓上摔下來,兄弟倆跌入大水溝,被大木頭壓壞的兩根指頭......,這些發生在我很小的時候的事情,在腦海中的記憶是那樣的清晰,但我卻想不起母親年輕時的容顏,有的只是她那瘦弱的背影,哀愁的面貌。
期待,期待母親能夠想通,能夠配合醫生;不然,只能祈求老天爺能夠放了她,可以減輕她的病痛。畢竟,她這一生,從小到大,已經吃了不少苦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 
© 2009. Design by Pocket